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搁浅日志

阅后即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哥将若无其事的归来  

2010-07-09 07:30:02|  分类: 纸里包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昨天下午,给大学死党赵胖子打电话。赵胖子踌躇满志的告诉我,他刚买了一件德国队战衣,正品,300多块。

赵胖子说,身为一个铁杆资深德迷,很有压力。大学的时候,赵胖子就有一件正品拜仁和德国队。胖子的眼神,总是在不经意间忧郁。

我钦佩胖子的勇气和豪爽,不惜重金,把德国队的又一件球衣披在肩上。

赵胖子叹了口气,四年前的那件,已经穿不上了。体重早已一次又一次给自己惊喜,惊讶,乃至震惊。

今天一整天,我都拨打赵胖子的手机,始终无人接听。我猜,胖子枕着眼泪睡下,这会正在老婆怀抱里徜徉。抚摸一下鼓起的肚腩,心碎聊无痕。

晚8点的时候,胖子低沉的声音从话筒那头传来。第一句话,他说,你是来嘲笑我的吧。

我语塞。顿了一会,说,我只是想安慰一下你,知道你肯定一直睡着。四年后再来吧。

胖子清了清嗓子,反问:四年后,这身衣服还能再穿得上吗?

我说,哥定会若无其事的归来。

电脑的屏幕上,放着大学母校的毕业晚会。青涩,甚至幼稚。简单的舞台上,学弟学妹唱着,相逢是一首歌。

我大学毕业的那一年,正值非典肆虐。来没来得及返校的同学,被劝诫最好留在家中。尽管他们还是突破重重封锁,来到了校园外。然而,墙里墙外,天各一方。

没有毕业典礼,没有最后的饕餮狂欢,甚至没有一张全班合影。我们走完了大学时代,在惊恐中开始新一段经历。

紧闭两个多月的学校大门徐徐拉开,编织袋装着大学时光全部的家当,和主人一起被扫地出门。分别百日的情侣紧紧相拥,然又很快分别。大江南北,这辈子恐不再见。

围墙豁口处,对铺的潍坊小伙綦健来回盘算。毕业证已经隔墙递给他,行李已经抱到了身旁。他坚持,要回宿舍家里看看。

违反纪律,我们帮助他翻过墙来。匆匆行走中,没来得及到每一间教室。在睡了三年的床上,他找回一沓日记。三年的纠葛,让他不再笃信爱情。

他说,哥会是全班第一个结婚生子的人。

和领导,尤其是男领导,一起压马路,是件惊悚的事儿。

我说,我不想改变,我不会应付那些场面上的关系。我很简单,我喜欢纯粹,我青睐突发事件的魅力。我并非新闻专业出身,跑突发,是我仅有的对新闻的热情,和浅薄的理解。

他问,你是不是要走。

我说,走,是迟早的事情。或许是现在,或许是明年。

赚钱只是工作的目的之一,如果有一天,我把它当做了唯一,我为自己惭愧。我沦落到靠践踏自己的理想,赚取嗟来之食的时候,和死去无异。

回家的出租车上,王老师说,他跟另外一位兄弟提起,要一起辞职。那位兄弟似乎犹豫。我说,自由都向往,家里的经不一样。

死党周十八说,喜欢你离开时的毅然决然。坚定的转身,留下背影让人觉得冷、酷、酸。无论喝彩,惋惜,还是痛骂。

你知不知道,转身时的微笑,裹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沧海桑田。因为,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。

我说,哥会让你看到一个无比灿烂的将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